联系 投稿

廊新网-主流媒体,美高梅娱乐场城市门户

骗子称女子信用卡未还清 诈骗其近千万

2017-07-27 13:00:02     来源:人民网

  “你的信用卡资料泄露了,

  最后,钱转账至台湾大老板账上,大老板收到钱后再给其他人分成。

  5、凡是索要个人和银行卡信息,尤其是短信动态验证码的

  目前,已核实成都地区14起案件均由该团伙实施,涉案金额共计1900余万元。串并2016年成都市同类型手法案件107件,串并全省同类型手法案件136件案件,损失金额合计3000余万元。

  “先由一线骗,再由二线吓,最后由三线哄,这是他们的常用手法。”

  拨打3万多次电话获利41万元

  3、凡是通知中奖、领奖要求先交钱的

  二线话务员冒充公安工作人员

  电话冒充诈骗

  2、凡是要求汇款到安全账户的

  成都警方赴印调查

  今年2月16日开始,警方分三批次在三亚、珠海、宁波等地挡获嫌犯51名(含中国台湾籍4名),核实涉案金额3000余万元,仅四川省就涉及到136件案件,涉及黑龙江、云南、海南等多省。

  (不法分子获知当事人个人及家庭信息后,通过高强度骚扰迫使当事人关机,或者利用受害人身在国外不便联系等情况,冒充交警、医院医护人员、学校教职工等与当事人亲属联系,以当事人遭受绑架、车祸、突发疾病等“紧急情况”为由要求汇款到相关账户救急。)

  一定要亲自核实!

  五是“猜猜我是谁”电话诈骗。

  话务员有专门话术本

  ▼

  为了“演好”角色,话务员有专门的话术本,面对不同问题都有不同的回答方式。

  三线话务员冒充检察院、法院工作人员

  “大飞”是二线话务员,参与王女士案件,获利56万余元。

  警方了解到,该团伙2015年由一名中国台湾籍人员出资构建,窝点设在印度一栋两层楼高的别墅内。

  事实上,警方在第一时间查询王女士959.8万巨款走向时就发现,这笔钱在极短时间内已经通过5级账户分流:极小一部分取现、部分汇入第三方公开支付平台,超过一半都通过比特币交易。

  把王女士唬得一愣一愣之后,嫌疑人在打听清楚王女士存款后,要求其把钱款转移到同一张卡上。

  民警熊建透露,嫌疑人之所以让受害者用毛巾盖住电脑屏幕,是不希望受害人看到不停转款的信息,而编造的理由非常可笑——电脑发出的光有害身心健康。

  编造离奇理由 转走巨款

  “他们会专门从中国大陆招聘人员前往印度,有通讯诈骗前科的人员优先。”熊建透露,应聘者同意后,会被要求把护照统一寄往一处旅行社,然后飞往中国香港,再转机印度,机票费用由该团伙承担。

  小段拨打6万多次电话,获利7万多元“。

  四是冒充领导人员诈骗。

  二是向不特定人群群发短信诈骗。

  6、凡是让你开网银接受检查的

▲成都警方挡获通讯诈骗嫌犯

  跨国特大通讯诈骗团伙浮出水面

  八个凡是

  已经上钩的转二线,二线成功后再转三线,以身份信息泄露涉嫌犯罪为由实施电信诈骗。钱到账后,会迅速被转至多个银行卡或转至第三方支付平台等,然后很快就通过ATM机等将钱取走。

  8、凡是陌生网站(链接)要升级银行卡信息的都是诈骗!

  二楼大厅是二线电话工位,两侧为寝室和三线电话工位;

  去年下半年,该案正式被最高检、公安部列为挂牌督办重点案件。

  4、凡是通知“家属”出事要先汇款的

  该窝点雇佣当地人作为保安、司机、厨师等后勤人员。话务员如外出,则由中国台湾籍管理层指定的人员陪同。

  一线话务员主要负责“大海捞针”。

  ▼

  三线话务员“小虎”,参与王女士案件,获利53万元。

  一是贷款信息诈骗。

  ▼

  今年2月15日,警方了解到其中3名中国台湾籍人员到海南三亚开年会。“三亚派出30位警力,赶赴三亚的专案组则派出40位,整个抓捕行动十分顺利。”连夜审讯,顺藤摸瓜,第二天,警方在三亚挡获9人,包括3名中国台湾籍人士。随后,全国范围内的抓捕工作依次展开。

  “在印度,警方做了一些基础侦查工作,掌握该团伙的情况。”熊建透露。随着中国传统新年到来,绝大多作案人员返乡,成都警方当机立断,发动突击,对此案组织者实施抓捕。

  为调查了解该团伙情况,今年1月5日到1月14日,公安部、四川省公安厅、成都市公安局等10余人前往印度,与印度内务部、外交部沟通接洽,这也是四川公安第一次赴印度开展工作。

  电信诈骗层出不穷,一定要注意识别。

  一线话务员冒充银行工作人员

  “在印度,应聘者手机卡、护照会被没收,活动范围也在工作地之内。”熊建透露,仅话务员,人数就在30人到50人之间。因为在印度,商务签证最长不超过90天,“很多人这样折返四五次”。

  在业内,分散资金的专业术语叫“洗车”,洗白这些钱的人叫“车手”。

  以后还将会衍生出新的诈骗手法

  还有一万多的费用没有结清”

  从2015年10月开始搭建团伙,出资者和管理者都是中国台湾籍人员,窝点设在印度,光话务员就有30人以上,这些人都是从中国大陆招聘员工后包吃住机票飞往印度,由三条线人员配合进行信用卡诈骗。

  “阿超”去过印度,拨打了20多次电话,没有诈骗成功,还倒贴路费回家。